• 為藍旗老師作品《妖怪公館の新房客》二次創作
  • 文筆神渣,雷者請離
  • 此篇為銜接上篇【妖館】虐文《線索》之作品
  • 劇情大轉折!!!請注意!!!

    「碰!」忽地,門被用力的一腳踹開。

    把門踹開的是海棠,他的眼神裡包裹著滿滿的憤怒。海棠的後頭還尾隨著曇華、柳浥晨、蘇麗綰、宗蜮、伊凡、伊格爾、殷肅霜、歌蜜、葉珥德及瑟諾。海棠立即快步走到床邊,看著永遠無法醒來的封平瀾,憤怒的質問。

    「為甚麼你們沒有顧好你們的主子?!為甚麼火災發生時你們不在現場?!」

    看來大家都已經知道了,事情的原尾應該不用再解說了。

    奎薩爾輕輕斂眸。

    「你以為我們不想嗎?!」璁瓏的眼眶有些泛紅。

    希茉低頭,開始啜泣。

    「我們有試著救他。」冬犽悲傷開口,「但是我們還是無能為力。」

    「這是真的。」百嘹很難得的幫腔說道。

    「騙人!」海棠反駁。

    墨里斯聞言,咆嘯,「他媽的!根本不在場的人,沒有資格說話!」

    海棠愣了一下,情緒更為憤怒,但是同時也在自責自己,為何無法幫忙保護封平瀾。

    因為是假日,再加上下禮拜一便是曦舫日校的補考日,所以本家要求海棠回去好好讀書。海棠已經非常心裡很不爽的面對本家老頭念書,現在又聽到封平瀾死去的消息,更是整個快要抓狂,直接忽略本家老頭的命令闖回曦舫。

    「少爺,請不要激動。」曇華溫和地說道,試圖讓海棠冷靜,「我相信他們是因為重要的事情在身,不得已離開平瀾少爺,平瀾少爺又剛好在這個時間點遭遇不測的......」

    「可是......」

    柳浥晨暗自握緊了拳頭,咬牙,「如果讓我知道是誰幹了這檔事,我一定會把他揍到連他媽都認不出來!」

    蘇麗綰哀傷地流下了眼淚,「為甚麼?會這樣......?」

    「喂!快起來呀!」伊凡走到床邊,對著再也無法醒來的封平瀾大吼,「沒有你,社團研要怎麼活下去?!你自己說啊?!快起來!!!」

    「伊凡......」看著失控的伊凡,伊格爾也只能拍拍他的肩,安撫一下他的情緒。

    「我還要看你帶給我的樂趣!我不准你現在死掉!!!!!」

    「我一定要抓出那個兇手!」柳浥晨憤怒地罵道,「讓他體驗到十八層地獄的感覺!」

    完全沒說話的宗蜮,眼神變得陰沉,然後,逕自的走到封平瀾的床邊。

    奎薩爾的眼眸釋出殺氣,殘影開始漸漸聚集起來。

    「雖然你對那方面的東西有興趣,但是我們不會把平瀾交給你的。」看到奎薩爾的異狀,冬犽溫柔的出聲,委婉暗示,但是同時卻也在手中悄悄隱藏了些許妖力,怕宗蜮如果真的有心搶走封平瀾,他就會隨時攻擊。

    宗蜮皺眉,「我不會拿的......我只是想要觀察一下......」

    他從剛剛就覺得奇怪,封平瀾雖然死了,但是六妖的身上仍有契約的咒語在運作,雖然微弱,卻還是緊緊扣著封平瀾。如果說在召喚師家族,原先的契約者死了的話,當契約轉換給下一個新契約者時,契妖身上的咒語應該會短暫停止,並且失去與原契約主的聯繫,直到新契約者和契妖締結契約。可是,六妖們的咒語非但沒有停止,還聯繫著原契約主──也就是封平瀾。

    只有兩種可能性。

    第一種,就是契約者想用咒語永遠束縛住這隻妖魔,讓他永遠無法回歸自由,目的是為甚麼,不清楚,但是宗蜮知道,封平瀾不是這種人。

    那麼,也就是說......

    他大膽地做出判斷。

    「封平瀾,沒死。」

 

    此話一出,所有人的楞在原地了。

    尤其是奎薩爾,雖然表情淡漠,但心裡卻萬分震驚。

    「你是燒壞腦袋了嗎?」柳浥晨豪不客氣地吐槽。

    「毫無溫度、心臟停止、沒有呼吸,這不是死了嗎?」璁瓏冷酷的說,「難不成是變成了殭屍?」

    「你們與封平瀾的契約咒語仍在運行。」宗蜮低沉開口,「雖然微弱,但是真的有在運行。」

    六妖震懾了一下,隨後便看了看他們與封平瀾締約的位置。

    確實,有弱不可聞的咒語在流動,弱到他們需要非常專心、心無旁鶩的感應,才能捕捉到那麼一絲絲的契約咒語殘影。

    「如果說封平瀾還活著的話,那為甚麼他沒了呼吸、沒了心跳?」百嘹輕笑,指出疑點。

    「很有可能是被奪走靈魂了。」安靜許久的殷肅霜說道。

    「被奪走靈魂?」

    「這種事以前也不是沒發生過,曾經有幾次案例。」歌蜜若有所思地想著,「只是奪走靈魂的咒語太過於高深,召喚師中根本沒有人會,會使用的極少數召喚師,也因為咒語的危險性太高,所以並不會透露自己會使用這門咒術的秘密。剩下精通這門咒語的,也只有妖魔中的九尾一族會使用而已。」

    沉默的希茉微微皺眉,細細出聲,「可是,九尾一族已經被皇族屠殺光了......」

    而且也沒有多少倖存的族裔活下來,並且順利的逃竄到人間。

    「我記得是因為九尾一族是個危險的族裔吧。」瑟諾打了個哈欠,「他們不服從皇族,而且不管是咒力還是戰鬥力,都高人一等,皇族怕他們被九尾一族推翻,所以才會把九尾一族屠殺光。」

    「皇族等妖魔錯之。」葉珥德輕語,「認為清除此敵便能一路順遂無阻,然,聰明反被聰明誤。剩下之九尾,可能會對旁人起謀害之心。」

    墨里斯不悅的吼著,怒氣沖沖,「媽的!可以叫他不要再講那些我們聽不懂的火星文了好嗎?」

    「葉珥德是在說皇族的妖魔錯了。」殷肅霜幫忙『翻譯』,同時也瞪了葉珥德一眼,「認為清除九尾一族就能夠高枕無憂,但是聰明反被聰明誤,剩下的九尾族人,可能會對其他人起殺意。」

    奎薩爾漠然開口,「九尾一族確實是個嫉妒心和復仇心高的族裔.....」

    正因為如此,為了鞏固寶座,皇族當年也才會下令殺光九尾一族的,不過並沒有革除乾淨,讓倖存的九尾一族殺意更加濃厚。

    「所以說他們的某一個族人可能因為嫉妒封平瀾,進而趁奎薩爾等人不在的時候下手,放火燒了洋樓,並且帶走了封平瀾的靈魂?」柳浥晨挑眉,推測,「但是,為甚麼?封平瀾或許是愚昧了點,以這點來殺害他我還比較能夠理解,但是九尾一族的殺意是源自於嫉妒心和復仇心,所以推翻了前者的推論。而且,為甚麼要選擇帶走封平瀾的靈魂?直接殺死封平瀾不是比較快嗎?」

    「我聽說殘存的九尾一族愛好殘虐。」殷肅霜慢慢的說,「他們會因為不滿別人比自己的生活美滿、快樂,而起殺意,畢竟九尾一族可是受過喪盡天良的恐怖屠殺。但是他們不會立即殺死他人,據說是為了慢慢地展開『心靈的虐待』。」

    「『心靈的虐待』?」百嘹挑眉。

    「具體我不清楚,但是似乎並不會直接在肉體造成傷害,而是在內心與精神方面。」

    「所以才會奪走靈魂,留下肉體嗎?」璁瓏問道,「如果受到『心靈的虐待』會怎麼樣?」

    「再也不會有任何的感情,也會喪失記憶,不管怎麼回想,都想不起來。」一旁的瑟諾悠悠開口,記憶似乎飄到了遙遠的思緒,「我有個認識的人,以前也受過九尾的『心靈的虐待』,靈魂雖然救回來了,但是所有行為舉止都像植物人般,只不過差在會動罷了。」

    奎薩爾冷冷看著瑟諾。

    以前他也曾經在幽界看過九尾一族的族人,但是他並不了解九尾一族。

    如今他聽到了九尾的能耐,不免焦躁不已。

    現在去救封平瀾的靈魂,或許他可能還沒遭到『心靈的虐待』,但是如果晚了一步,就沒戲唱了。

    「你知道九尾有甚麼特徵?」奎薩爾冷聲質問曇華,因為曇華在幽界的時間點與他不同,只知道更早了一些,那時說不定九尾一族還沒被全數殲滅。

    「據我所知,每個族人不一樣,不過都擅長施展妖力。」曇華柔聲開口,「而且通常在一地施展完妖力後,會在現場留下透明類似水晶的細小碎片。」

    「是這個嗎?」冬犽捕捉到了關鍵字,立即掏出口袋中的玻璃碎片給曇華。「這是在我們洋樓的火災現場發現的。」

    曇華看了,震驚的輕輕倒抽了口氣,「是的,這是九尾施展完妖力的『靈片』。」

    錯不了了。

    燒毀洋樓、奪走封平瀾靈魂的,一定是九尾一族的某個人幹的好事。

    「看來,已經發現了不得了的線索了呢。」歌蜜輕笑。

    確認,犯人九尾。

 


 

    我知道這真的是有夠無敵霹靂超級大轉折的(^y^)

    但是就是要有超級大轉折點才有趣呀~ξ( ✿>◡❛)

    我的字數......似乎2800多了Σ(*゚д゚ノ)ノ

    一不小心就......真的爆了( ºΔº )

    可以的話請多多留言,這樣我才知道您真正想要看的是甚麼!(♡˙︶˙♡)

    還有......如有錯字請幫忙挑,謝謝(๑• . •๑)

From 靜謐時分

創作者介紹
創作者 靜謐時分ღ 的頭像
靜謐時分ღ

傾聽風之聲

靜謐時分ღ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(1) 人氣()


留言列表 (1)

發表留言
  • 訪客
  • 好看!
    辛苦你了!!!